专项工作

测硫仪维修记

大唐西安热电厂
2022-09-29
王春燕

    “王工,快来帮忙!”9月27日下午,西安热电厂煤化验班长王春燕焦急地向煤质专工王振辉求助道。

    “咋回事?”王振辉心头一紧,急忙询问。

    “今天在测硫仪上用标准煤样进行核查测试时发现测定值偏低,已经联系厂家人员,但是因为疫情防控,厂家人员无法到厂。” 王春燕急忙汇报这一紧急情况。

    “好的,你们先检查一下气路,我稍后就到。”

     近期,由于“西户线”铁路施工改造,该厂火车来煤已经停运了2个多月,期间全部改为汽车来煤。而汽车煤运量小,要满足机组供应需求,每天来煤至少在90车左右,恰逢煤炭市场波动剧烈,导致供应商数量急剧增多,煤化验任务量也随之大幅增加。

    不到10分钟,专工王振辉就急匆匆赶到现场,王春燕随即向他说明情况:“王工,你没来之前,我们已经对气路进行了检查,然后更换了过滤开关里面的棉花,在开关的磨口处和干燥管上下口内都加涂抹了凡士林,装卸都比较灵活。”

    “那气密性呢?”

    “气密性良好,关上过滤开关上的阀口,观察‘抽气’流量计浮子都慢慢降到了1毫升每分钟以下,而且电解液也进行了重新配置,结果测量值还是偏低。”

    王振辉定了定神,仔细思索了片刻,然后决定继续找到问题根源。

    “王班长,咱们先不急,这距离集团规定的下午4点上传化验数据还有段时间,咱们再研究一下,标煤测定硫份值偏低,最大可能的还是气路不通畅的问题。”

    王振辉停顿了一下,继续说道:“现在,抛开气密性的问题,还有可能是高温炉石英管部分堵塞了,尤其是在石英管里面出现结晶的时候。”王春燕也觉得可能性也很高,表示认同,于是两位“王师傅”开始忙碌起来。

    都说女同志干活精细,然而作为男同志的王振辉也不遑多让,待仪器降温后断开电源,只见王振辉打开测硫仪顶盖,小心翼翼拔掉连接管,从高温炉中取出石英管。果不其然,管壁上有许多黄色的结晶。二人分工,先用金属丝小心清理管壁上的污垢,然后再用脱脂棉在内壁细细擦拭,真是一个精细活。

    一番操作后,石英管干净通透,载气系统畅通。王春燕忙用三种标煤重新拉曲线标定后,测试标煤值结果正常。

    “王工,你这可真是解决了我们‘燃煤’之急,以前还得叫厂家,今天咱们自己就搞定了。今天的数据绝对能够准确、按时上传了。”王春燕紧皱的眉头终于舒展。

    “硫份是评价煤质的重要指标,为生产提供准确可靠数据,这也是咱们维护企业利益的实际行动嘛。更何况,现在大家都在节支降费,咱们也不能落后啊。”王振辉握紧拳头为大家鼓劲加油。

    “自己的设备自己修,可不只是检修同志们的专利,咱们煤化验一样可以。虽然是精密仪器,但其实和修电脑一样,总有咱们自己能处理的一部分。”在一阵欢笑声后,大家又开始准备接下来的测验工作。